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关注托育供需缺口 建议设立社区家庭托育点

发布日期:2022-01-07 04:53   来源:未知   阅读:

  www.nmgqn.com.cn。0-3岁儿童的托育问题备受社会各界关注。1月6日上午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22年要积极发展普惠托育服务,出台政策支持幼儿园招收2-3岁幼儿。在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期间,市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社会研究室主任胡澎也向大会提交了名为《支持在社区设立家庭托育点》的提案,围绕该提案,北京商报记者对其进行了专访。

  “托育机构是承担婴幼儿托育服务的重要场所。”胡澎直言,从行业发展角度看,我国目前的0-3岁婴幼儿托育行业处于发展初期,一些托育机构设置在写字楼、底商或商场等地,房租、运营成本都比较高,这导致托育收费也偏高。部分家庭还会选择育儿嫂,但育儿嫂的价格也较为昂贵,让一般的工薪家庭望而却步。

  此外,对双职工家庭来说,父母双方的工作压力都比较大,在照看婴幼儿时会更加力不从心。“尽管现在已经颁布出台了三孩政策,但可能目前更需要解决的是年轻人的生育意愿问题,由此,出台政策来缓解0-3岁婴幼儿托育的压力势在必行。”胡澎谈道。

  国家卫健委在2021年7月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0-3岁婴幼儿约4200万,其中三分之一有比较强烈的托育服务需求。但相关调查显示,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仅为5.5%左右,供给和需求的缺口较大。

  “我主要做一些国际问题的研究,从国际视野来看,一些西方国家和日本已经推行的多样化托育服务特别是家庭托育点的服务模式值得我们借鉴。”何为家庭托育点?对此,胡澎这样释义,家庭托育点主要由个人、家庭或机构在居民住宅中以收费的形式为0-3岁婴幼儿提供照顾服务,其特点是嵌入社区,方便家长接送,面积不大,投入成本低,服务灵活,收费合理。

  在调研过程中,胡澎发现,目前国内的一些大城市已陆续出现了新型的家庭托育点。“我注意到,这些家庭托育点的服务项目有月托、日托、时托、夜托、幼儿园接护等,如果家长临时有急事,也能提供临时托育服务。并且这些家庭托育点还可以对育儿家庭提供咨询服务,定期举办一些早教活动、育儿讲座、养育科普等,同龄的小朋友可以在一起玩耍,父母也可以交流育儿经验。”

  “所以我就想,北京是否能开展这样的试点,从社区附近选址,既能降低家庭托育点的成本,也方便有需求的家长。”由此,一份关于社区设立家庭托育点的提案应运而生。胡澎指出,北京市可以通过市场化方式,采取公办民营、民办公助等多种途径,鼓励民间设立家庭托育点。也可探讨对街道、社区办公用房、养老驿站等社区公共区域进行改造设立家庭托育点。

  “一般来说,一个家庭托育点有150平方米就够了。”胡澎表示,为鼓励兴办家庭托育点,她也建议对已有或新成立的家庭托育点给予一次性开园补贴,并对家庭托育点的租房费用进行一定的补贴。

  任何行业的良性发展都离不开规则的制定。在发展托育产业时,除了加快配套设施和机构的建设,相关规定和管理办法也必不可少。对此,胡澎呼吁尽快出台《北京市家庭托育点管理办法》。

  “在办法的细则中,要明确登记管理、人员资质、服务规范、监督管理等制度规范,促进托育行业的健康良性发展。”胡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托育人才存在资质不完善的问题,产业要注重对托育专业人才的培养。“比如在职高、大专等教育机构中增设托育师培养方向,或对有育儿经验的中年女性进行培训,加快培养托育人才。”LED照明标准混乱需要建立可执行国家标准